文章内容 < 似水年华 < 日记岛

十月秋风

小百鸽子 分享于 2013-10-16 09:36:57   阅读:0 次

到10月中旬才来的秋风,是在那天傍晚从西北方刮来的。几天来瞎忙碌,没好好看电视,对于中央电视台预报的降温消息不太知情,听人说要降温了有些不以为然。这种想法的根源来自于经验,去年或者前年大前年,10月底还热乎着呢,今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冷了?其实今年的低温是早有兆头的,还在十一节前,温度就曾降到过二三度,这在近十来年里都是罕见的。在这之前的整个夏季,也没怎么热起来。只是这几年感受的惯性还维持在头脑里,一下子不得改变。

秋风刮起的时候我正跟朋友在路上散步。朋友驻外好久没有回小城了,对眼前的变化感觉新奇,陪着指指点点、走走说说,是地主之谊。他来的时候还热,没想到秋风携冷风来得这么快,不到12小时天气就是另一重模样。好在他身上脂肪厚实,说还不觉得太冷。走回来坐在宾馆里,风声骤起,风沙从双层窗隙里钻,窗帘呼闪呼闪的。话题就转到气候上,冬天将来来临老人怎样度过,一些随寒冷而起的病症怎么预防等等。我们刚刚从一位退休大哥家里转出来,孩子们的婚姻工作生活怎么样,成为大家每每少不了的话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想法,父母着急,孩子表现得坦然没事,有什么办法?好比天气,你盼望的想象的习惯的跟实际总有差距,你想的总在现实之后,只能认同、服从。

秋风一起,一年光景就唱起哀歌。无边落木潇潇下,不尽长江滚滚来。长江离得还远只能想象它的浩浩荡荡横无际涯;落木就要眼前脚下,踩上去咔喳咔喳的,似在诉说、叙述、呻吟、歌唱,细细地听,能把一年的内容都听出来。春的旋律轻盈快乐,在路上复制着活泼的跳跃;夏的讲述浓郁深沉,吭哧两声之后寂寞无语;冬是遥远而又临近的事情,所以悠扬着呼啸,弹拨着唏嘘,简述着感叹;秋在自己的季节里,自得其乐而哀伤零涕,飘扬风华也悲怆明天,笼统着包裹起所有声响。树梢摆动的姿态有些神伤,叶儿们叫着喊着往风里添砖加瓦,往地里增肥落木。没落在风声里,我不由得感叹一声:秋啊!一只野猫“嗖”地窜过去,把一路残叶的翻滚阵脚打乱。

晚上躺在床上听风,听呜呜地一地哗啦满天扯鞭,听树枝噼啪闪躲,听窗棂牙关咯吱,目光不由得伸向远方。这时候先跳进来的必然是故乡,那个小院,那些果木,曾经的身影。几年前,树叶飘落的时候是父母忙碌的时候,他们到处扫落叶,收地里别人不要的柴禾,以备冬天。某年这样的时候我若回去,也加入进去,拉着架子车,到处跑动收集。有一年我打电话问他们的生活,母亲说他们早晚都在风里扫棉花田里的落叶,我说够烧就行,别太费劲,别累着了。当然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听我的劝告,父亲母亲怎么能看着到处流落的叶儿柴草不去管呢?他们见着了就心里痒痒,就不管不顾自己多大年龄,也不管风有多大天有多寒。现在父亲母亲宁静了,他们躺在坟墓里再也不用操劳,我也不用再操心他们经常不管不顾自己的劳作了。

一场大风,也把我的心思往远方的远方刮去。儿子哪儿会降温吗,他会添加衣物吧。过去经常天一凉就打电话,现在明白我们有时候纯属瞎操心。他想听,你不说他也知道;他不想听,你说了也是白说。不过,话总少不了说,这是父母的责任义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哪个父母不是这样的呢!傍晚还是把电话打过去。先没声响。过会儿打过来说刚才正在打电话有什么事,于是抓紧问天凉了吧,加衣物了吧,吃什么晚饭了。其他说得都明朗,就是回答加衣物时显出不耐烦。只好多说一句,注意着些,别凉出毛病啊!这回会听吗?可能听,也可能不听,由他吧,尽心了,罢了!

想到晚上路过一处宾馆门口遇到的五六只流浪狗。都是看着很可爱的模样,也不知道哪些养狗人,养着养着不想养了,把它们遗弃了。拍张照片发到微信上,一会儿好几条评语,都说太可怜了。确实看着可怜,现在我才懂得那些动物保护主义者们为什么会到公路上堵那些贩狗者的车,宁可花几十万买下来不愿意让人们把狗狗们送到屠刀下。狗狗也是条命,并且是很懂人性的生命,一些人怎么狠下心来结束无辜的小狗们的生命以满足口舌嗜好呢!可见世上最残酷的还是人。深秋的风来了,小狗狗们的毛毛还能抵挡一阵子,再要降温,这几只小家伙们可怎么办呢?现在,我确实知道自己不愿意养动物的缺陷来了,如果会养也能养动物,把它们收留了,也算是功德一件吧。只好祈祷,这些狗狗们有好的着落。

秋风似乎渐渐偃旗息鼓。晚间看了一眼电视说华北东北大降温,不知道是不是说这股风刮过去的威力。差不多吧,没有比从西北刮过去的寒流横扫篇幅更大影响更广的了。不知道晚上从我发稍上刮过去的那股风还会刮到谁的身上发上,不知道从我眼前飘过的那片树叶会在哪儿“零落成泥碾作尘”,不知道这股秋风之后哪天再有进一步的风暴,把天气推向冬的版图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