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似水年华 < 日记岛

才子与薄情

不三不四丶不男人 分享于 2015-07-16 10:51:45   阅读:0 次

台湾R&B教父陶喆被爆出轨,出轨对象籍籍无名,属于如今随手一抓一大把的90后Drama Queen——能主动拿感情生活来炒作搏出名,也是蛮拼的。

观众们纷纷表示:这是什么鬼?不好看,没意思。

大家如此反应的原因,不外乎是陶喆本人颜值欠费,外加他的娇妻江姵蓉和小三杨子晴又都名不见经传,他与两者的爱情故事也都未见什么荡气回肠之处。

然而陶教父这次却玩出了新花样:面对渣小三杨子晴穷追猛打的炒作,他终于撕破了脸,召开记者发布会,而且……他老人家做了一个PPT来详细讲解自己的这段婚外情!

陶老师讲课的主旨是,明明是杨子晴先勾引他在先,而他虽然出轨了,心中的挚爱却始终是自己的老婆。发布会结束,他便和老婆晒起了恩爱自拍,简直是夫妻双双把家还,人间潇洒走一回。

摊手。

观众见到此情此景,连对当事人的指责,都化作一阵哭笑不得了。

如今,除了“R&B教父”之外,陶喆又有了个霸气的新头衔,叫做:“用PPT讲解出轨的历史第一人”。

我对陶喆的印象,可以追溯到很早的时候。

中学时我就听说过陶喆的一段花边新闻——女主角是一个叫殷悦的女孩子。

殷悦,1979年出生的摩羯座知性美女,毕业于UCLA,出演过的最为人所知的角色,是当年烂得一塌糊涂却不知为什么也红到一塌糊涂的《终极一班》里的班导田欣。在电视剧里,她往男主角汪东城身边一站,那个降落时脸先着地的女主角Angel立即就输成了一地碎片。

她叫殷悦,即“音乐”——所以她的前男友陶喆为她写过一首家喻户晓的歌,叫做《Melody》。

陶喆说,他写这首歌,是为了悼念逝去的爱情。

这个故事一经传出,颜值欠费的陶教父浅吟低唱这首《Melody》的模样,竟不知不觉也有了几分情歌王子的味道。

看到没有,颜值不高真的不是问题。只要你够有才,只要你能找到一个level够高的对象演绎出一段好的故事,你同样可以摇身变成惊为天人的男一号。

风流韵事,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个男人的加分项。想当初我冲着“民国四公子”的鼎鼎大名,兴冲冲地去翻了少帅张学良的影像资料,结果看到他的样貌身高,失望得简直以为自己的审美出现了问题。如果说戴季陶可以称得上“民国张智尧”的话,那么张学良的颜值,充其量也就是“民国宋祖德”。

如今张少帅成了载入史册的“美男子”,除了难以评价的某历史事件的推波助澜之外,他与于凤至、赵一荻、宋美龄之间的传奇故事,想来也是一枚重要的砝码。

看到没有?长得不高不帅不要紧,天真没脑子、缺乏雄才伟略也不要紧——只要你本事把自己打造成情圣,这一切的缺点都可以得到弥补。晚年张学良还出了一套口述历史,洋洋得意地历数起年轻时那些追求过他的女人,真是将渣男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将少帅风度糟践得一塌糊涂。

记得《金瓶梅》里有著名的“衡量男性魅力的标准”:潘驴邓小闲。五项里有两项是说肉体上佳,有三项是说有钱有闲有手段,却没有一项涉及内在的品质。在上周去康州BBQ的车上,我跟闺蜜璇妹说到这当中的“邓通之财”时,璇妹还问我:“是才华的的‘才’么?”

哎呦喂,这怎么可能是才华的才?

因为,一旦有了足够的才华,前面说的这五项,你都不需要具备了啊。

男人通过“潘驴邓小闲”俘获的女人,还能理性地将你从头到尾分析比较才作出抉择——而通过“才华”俘获的女人呢,则根本不需要你具备上述任何一点,也会盲目地相信,你身上一定什么都有了。

在中国这样一个以辜负女人为炫耀资本的社会里,男人处处留情,早已不值得大惊小怪。而巧舌如簧才子们,更加善于利用这种社会成见,巧妙地为自己打造一个“风流而不下流”的优雅剪影。

即使对其余的事情一无所长也不要紧,他们还会说动听的情话。他们可以作曲,写诗,迎风堕泪,对月长吁,让心中思慕的对象感受到自己“全心全意的怜爱”,让旁观的人也看到他们情深不寿的孤寂。

他们是真的如痴如狂黯然神伤么?是真的朝思暮想辗转反侧么?

或许是吧。

然而他们这一套迷恋的动作,却不是因为你这个人。他们的狂热追求,向来是不分对象不计因果,只为在一次次的征服中验证自己的魅力。当才子征服到一个心仪的猎物,他会远比那些美男子或是有钱人要自豪得多,因为此时对方所爱的,并不是一切外在的东西,而是他的灵魂——虽然是伪饰过的。

年轻的女人尤其喜欢激烈跌宕的剧情,喜欢听男人说那些天花乱坠的鬼话。尽管知道可能性低微,她们却仍然愿意相信对方的奉承讨好,仍然愿意相信,自己就是那个被导演选中的女主角,自己就是对方生命中的意外。

卫兰的歌曲《爱才》里有这样一句:“这个世界有几多好人,偏偏你有才华便吸引。全世界劝导我都不应允,聋得令知己伤透心,抱我双手在震。”

是啊,女人在这种时候,怎么还能听进他人的劝导呢?才子们的喁喁细语说得多好听啊。

有他们出现的地方,总是自带台词和布景,让你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女主角。他们仗着巧舌如簧,总是可以把无理说成有理,把奸情说成爱情。

在我们这个“以薄情为荣,以专一为耻”的价值观神奇的直男癌社会里,花心和负心从来都不是问题。唐朝杜牧有一句著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将“风流而不下流”的翩翩才子形象演绎到了极致。当代亦有个国民岳父韩寒,公然号称“一妻一妾和平共处”,如此竟然还赢得了一群直男癌患者的鼓掌喝彩。

对比下来,真是白瞎了好不容易把逼格拉高的陶喆,明明具备一身百花丛中游刃有余的内力,偏偏遇上了一个无情无义不择手段只想出名的Drama Queen。一番无伤大雅的花心,突然变成了裸身示众的恶心——当一个不尊重爱情的无耻男人,遭遇到了一个早已不相信爱情的、比他更无耻的社会,满身内力登时泄尽,狼狈真身无所遁形……这样一物降一物的剧情,真是充满了讽刺意味。

忽然想起,我在生活中,好像从来也没遇到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才子。

好险好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