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似水年华 < 日记岛

少强,不变的小强

不三不四丶不男人 原创于 2014-09-12 23:34:41   阅读:0 次

少强如果还活着,他一定在上一个比我好一万倍的大学。他是那么聪明。他记得住十几个庄子泡桐树上的每一个鸟窝,并且总能不失时机地掏下每一只将要成熟的斑鸠。他在红薯地里翻翻找找,总能找到一大把斑斑点点的鹌鹑蛋。夏天我们偷的西瓜吃不完在发愁,他抱起西瓜跑到河边,挖了几下,把西瓜放进去用水草一盖。河底泉眼涌出的水把西瓜冰得清爽可口,我嘴里到现在还弥漫着那甜甜的味道。现在冰箱里冬天也能吃到冰镇的西瓜,却总是生硬的甘甜,那伪造的夏天的味道是那么拙劣。

那时我们都很穷,没钱买零食。少强最喜欢吃冰棒,就是那种一毛钱一根的冰棒。一根木棒,一些糖水,一点色素,打败了我们童年时所有的愿望。为了弄钱买冰棒,我们骗过爸妈,偷过邻居,甚至抢过弟弟妹妹。摸着自己胳膊上还未愈合的伤口,少强和我决定要光明正大地弄钱。我们打算下河捉虾,然后拿到集市上卖。可是那年雨水太大,我们收获太少。有一次少强的脚还被农药瓶子的碎片割了一个小孩嘴巴大的口子,血流了我一身。最后少强用泥巴糊住伤口,血才止住。回去他也不敢跟爸妈说,一瘸一拐地过了一个月才好。更可气的是买虾的老板欺负我们不认识称,少给了我们好多钱。

那时村子里只有老五会编捉鳝鱼的笼子,用的材料是竹篾和软塑料。晚上往笼子里塞几根蚯蚓,第二天一大早就能收获几条七八块钱一斤的黄鳝。运气好了,还可能捉到白鳝鱼,那价钱可比黄鳝贵多了。不过运气差了,笼子里可能藏着一条水蛇,你伸进笼子捉鳝鱼的手很可能被它咬伤。

为了学习编鳝鱼笼子,我们求过老五,甚至用两块钱一包的烟贿赂他。可是他怕我们抢他的分子,收过烟后仅仅给了一个破旧不堪笼子打发我们。我们气坏了,把那破笼子给撕散了。少强眼珠子一骨碌,找了些塑料篾子竟然编了起来。一下午过去了,我们终于仿制成功,我们还给第一个鳝鱼笼命名为“气死老五”。

从那以后,夏天的我们经常拎一个用可乐瓶子自制的鱼篓,急不可待地到街上卖鳝鱼。那个夏天充斥着各种零食的香味。尽管我们经常被水草割得伤口发炎,尽管买鱼的老板还是欺负我们不认识称,尽管有时候我们吃劣质冰棒吃到厌食、呕吐和拉稀,但我们还是很快乐,纯粹的快乐。

1999年初,少强郑重告诉我他要出去打工。他眺望不远处火车站的表情几乎成了我年少时的图腾。原来他把那只王八卖了。那只王八是我们用自制的电捕鱼器在李村的小泥塘里捕到的。当时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发了大财,这只王八肯定能卖一大把钱。于是我们偷偷把它养在少强家的地窖里,应且计划哪天卖了留着当上大学的学费。谁知少强竟然二百块钱把它卖了,并且用来当他打工的路费。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背叛。那时报纸经常出现某某贪官携巨款潜逃,我觉得少强就是一个大贪官,可事实似乎证明他不是:在市里的火车站,少强遇见一个女孩,她说她的钱被偷了,好几天没吃饭了。少强就给了她一百块钱,然后又回来了。少强爸狠狠打了他一顿,并且问他为什么把卖王八的一百块钱给别人。当少强把剩下的一百块钱塞给我时,他大贪官的身影浑然崇高伟大起来。那一百块钱我始终没敢花,我怕他爸知道了又要打他一顿。

那年是己卯年,一再留级的少强上初二。他十四岁。

那个夏天少强已经决定要考上大学,因为他在外打工的哥哥被车轧断了双腿。尽管我们的王八已经卖了,可能没钱上大学。少强说,在外打工不容易,我们要走学习的正道。他说这话时,我家的公狗正在挑逗他家的母狗,这让他的话听起来不那么一本正经。他哥躺在堂屋的床上,一只母鸡咯咯哒咯咯哒在为自己下的蛋报喜,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影摇摇晃晃,我忽然觉得这个夏天会索然无味。

少强被人从湖底的岩洞捞上来时嘴里、鼻子里都是紫黑色的淤血,眼睛瞪得好大。听大人说,他的肺都被撑破了。所有的伙伴都在哭,我却没有。我觉得人没那么容易死。村里的老头子六七十岁了还能颤巴颤巴地去庙会上看人跳脱衣舞,十几岁的少强怎么会死在这破水塘。

少强躺在一个铺满冰棒的棺材里,我觉得他很丑陋,他很浪费。那时冰棒已经涨到两毛了。但是他父母不在乎,一直换冰棒,换了七天七夜,直到尸体有点发臭了,他们才把他埋了。后来少强获得了一个“救人小英雄”的称号,因为有一个小伙伴终于承认少强是为了救他才不小心钻进湖底的岩洞憋死的。然而这称号是我们封的,并没有得到大人们的承认。他们始终认为少强是为了捞一个一块钱的硬币才淹死的。而那一块钱的硬币是他父母奖励给期末考试及格的他买冰棒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