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日记岛

长海故事之《哭娘顶》

站下 分享于 2014-08-14 08:24:38   阅读:0 次




哭娘顶位于海洋岛南端,海拔三百三十八米,为长山群岛第一高峰。哭娘顶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



 相传很久以前,在黄海边上的一个小鱼村里,住着一个叫福海的青年的渔夫,是个孤儿。有一天,福海打鱼遇上了风暴,小船 随波逐流,漂到一个小岛上。这个小岛就像世外桃源,一座马蹄形的青山环抱着一弯镜子般的绿水。鲍鱼,海参,扇贝成堆,鱼虾遍 海。岛上只住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



  这个姑娘叫凤妹,老家在山东登州府蓬莱县。父亲姓张,人称张老汉。老两口膝下无儿,守着女儿过活。因张老汉最爱打抱不 平,一个本村财主,串通当地土豪,给他捏造一个聚众谋反的罪名,打进监牢,因为没有真凭实据,关了半年又放了。张老汉咽不下 这口怨气,杀了财主一家三口,驾着小船,全家逃到这个无人的荒岛上,靠打鱼过活。没想到两年前张老汉在海上因风暴遇难,老伴 思念丈夫也得了病,不久去世,只把凤妹一个人撇在孤岛上。凤妹孤苦伶仃,白天躲海盗,晚间防野兽,藏藏躲躲,过着半野人的生 活。




这天,凤妹正在山上采野栗子,一抬头看见沙滩上有一只小船。她有些害怕,远远的瞧着,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出来,就悄悄 走进小船,见船上躺着一个青年小伙,一动也不动,不知是死是活。凤妹看看四周没有别人,就大着胆子走到船上,试了试青年还有 气,就打一桶泉水,一滴一滴流进他的喉咙里,又烧了一碗海参汤,一口一口的喂他。福海渐渐清醒。见是一个年轻姑娘救了自己,不 知说啥好,挣扎着爬起来跪在舱板上就磕头。凤妹说;“你别忙着磕头,先把你的来历说给我听听。”



  海福说了自己的情况,又问了凤妹的身世。凤妹抽抽搭搭的讲了自己的遭遇,又说;“大哥,你就在这岛上住下吧,这可是个宝 岛,只要肯下力,不愁过不上好日子。”从此以后,岛上有了两个人。凤妹见福海老实厚道,干活勤快,对他十分体贴。福海见凤妹对 他这么好,也格外关怀她。不久,他们结成了夫妻。转过年,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取名浪花。




有一天,天气不好,福海没出海打鱼,在家里逗着小浪花玩。突然,浪花望着窗外叫起来;“鱼,大鱼!在海滩上还动哪!” 福海操起鱼叉朝海滩跑去。凤妹也带着浪花赶来了。近前一看,哪里有什么鱼,是一个人在浅水里挣扎。福海把他拖到岸边放在一块 大石板上,让他头朝下,把肚子里的水空出来。一家人忙前忙后,到底把那人救活了。他说他叫王恩,买卖人出身,在海里遇到风暴 ,翻了船,抓住块船板,死里逃生漂到岛上来了。



  王恩不是正儿八经的商人。早些年,他以经商为名专门抢劫过往船只和孤岛上的人家。这次因合伙抢劫,为分赃打了起来,被 同伙扔到海里。这些事情,福海和凤妹哪里知道?他们把王恩搀到家,同住一个山洞,同在一口锅里吃饭,夫妻俩左一个大叔右一个 大叔地叫着。王恩呢,吃饱饭就在岛上东溜西逛,玩腻了就在山坡上一躺,睡一觉。日子长了,就渐渐露出本相,支使福海夫妻;“ 给我炖条鱼,我要吃黑鱼,不要黄鱼。”“把衣服给我洗洗。”“喂!给我端盆水来,我要洗脚”。就连小浪花也被他支来使去。最 气人的是,他还趁福海出海打鱼,调戏凤妹。福海知道后,非常生气。这天早饭后,福海对王恩说;“大叔,我们搭救你,这是渔家 本分,要是你想继续留在这儿,我们还是分开住好些。吃的用的都由我给你送去。”王恩白了白眼,嘴上答应分开住,心里却在想着 鬼主意。就这样,他搬到山那边的一个洞里住下了。一切吃的用的都由福海供给。



  转眼又是一个春天来到了。



  这天,福海出海打了不少鱼,心里特别高兴。他想,今天要凤妹做点好饭菜,把王恩大叔也请过来,一起喝杯迎春酒。小船快靠 岸了,福海抬头一看,见浪花站在岸边一块大礁石上哭,小手向前伸着边哭边喊;“娘啊!娘!......”福海向远处的海面一看,一条木 船向远方驶去。他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对浪花喊道;“浪花,你别动,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回来!”就撑起满帆朝大船追去。因为 近海域暗礁多,大船要照着航道跑,小船却可以直接穿礁群。福海是使船的好手,很快就追上了大船。福海高喊;“强盗哪里走,把我 妻子交出来!”只见王恩从船舱里走出来,皮笑肉不笑的说;“啊,是福海,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我要搭这条顺路船回家了。至于凤 妹嘛,我让她来帮帮忙,我不能白坐人家的船啊。看在你们照顾我的份上,我让你们夫妻再见一面。”说完他朝船舱里摆了一下手,两 个大汉把凤妹从舱里押了出来。凤妹看见自己的丈夫就高喊一声;“福海 !”朝小船扑去。两个大汉死死的揪住她不放。福海看见自己  的爱妻被人揪着,好像心窝上挨了一刀。他用刨钩钩住船帮一蹿跳上大船 上,抡起拳头把两个大汉打下水去。他拉住妻子的手就要往 大船上跳,那知小船早被急流冲走了。两人正在着急,又有两个大汉扑了过来,福海一边护着凤妹,一边撕打,躲在大栀后面的王恩冷 不防照福海头上就是一棒子,鲜血顺着他的脸腮流了下来。福海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一歪落进大海里了。凤妹心如刀绞,惨叫一声;“ 福海,你等等我!”也纵身跳进了波涛翻滚的大海。





船主白白搭了两个伙计,到手的美人也沉入大海,一腔怨愤都倾泄在王恩身上。当天夜里,他差两个亲信把王恩装到麻袋里抛 了“大锚”。再说,浪花站在礁石上哭喊着;“娘啊!娘!......”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湿透了她的衣襟。她边哭边喊,嗓子哭哑了, 眼泪哭干了。哭啊哭,眼睛哭出了血,血顺着礁石淌进海里,大海也悲伤,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天黑了,潮水涨上来了,越涨越高。浪花站在那块礁石已被海水包围了。海水漫上了岩石,淹没了她的脚面,她哭着喊着,呼 叫着。海水没过了她的膝盖,她还是哭着喊着;“娘啊!娘,你在哪里......”海水淹没了她双腿,她还在哭着喊着。当海水把她淹没的 时候,她还用极微弱的声音喊出了最后一声;“娘......”从此,再也听不到浪花姑娘的哭声了。有人说,大海可怜这孤苦伶仃的孩子, 把她带走了。






后来,浪花站过的那块礁石,一天天高了起来,人们送它个名字叫哭娘顶。每当细雨霏霏云遮雾盖的深夜,上顶上便传来阵 阵的哭声.。又过了很多年,岛上陆陆续续从山东蓬莱和诸城迁来了很多人。他们一代又一代在这岛上生活,劳动,生儿育女,把小岛 打扮的越来越美丽。关于哭娘顶的传说,也一代一代的流传下来。每当春暖花开的季节,成千上万的燕子 从南方飞来,一对对,一双 双,在哭娘顶上空盘旋着,鸣叫着。人们说;那是福海和凤妹回来了,他们在寻找着,呼唤着自己的女儿---------浪花姑娘呢!

     















  讲述者;王国英





  搜集整理者;殷文凯





摘抄者;松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