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似水年华 < 日记岛

我的世界,你曾来过

风烟雪月花 原创于 2014-07-31 13:54:24   阅读:0 次

独步人生,丈量行程,回首间纷扰烦忧皆如潮退去,岁月的沙滩上只留下色彩斑斓的贝壳在夕阳下闪着宛若梦幻的光辉。俯身捡拾起一个个微小的片段,那是最温暖的际遇。也知道留不住太多瞬间,也知道有些故事已是昨天,也知道避不开曲终人散,但是我总是能从一次次的回望里获得足够多直面现实的力量,总是能从渐去渐远的步履里寻觅到一种深深的感动。在悠长的回味中,我每每独自微笑,或不由自主地泪洒满襟。

人生的道路蜿蜒地伸向远方,前行的路上必定有相遇,有无数的擦肩而过。相遇仅仅是开端,从相遇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在这个奇异的历程,一个深广的世界渐次在我们的眼前展开。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和多个世界相交叠,针来线往细密交织,云舒云卷纵横飞度,就组成了我们浩繁人生的章节。但谁又能走遍谁的角落,谁又能拥有谁的一生?或许我们终其一生也无法走进一个人的世界半步,只能遥遥观望,在心底留一份惆怅与遗憾;或许我们一见如故,瞬间就抵达了对方的心灵,演绎生死与共的至交;或许我们的内心,只是一座荒凉孤寂的小岛,年复一年,从来没有任何船只停泊甚至是靠近,寂静中只有浪花拍击堤岸的空洞回响……

夜凉如水的时候,我凝望星空,深蓝的天幕上闪烁的繁星让我想起一路走来曾经遇到的人――那一张张或清晰或模糊的脸庞――此时我心中总是充满别样的温情。人生如棋局局新,世事如云任卷舒,一切都处在流变中,我永远无从知晓前行的路上将会与什么样的人邂逅,将会有什么样的故事上演,将会身处于什么样的境遇,将会收获到什么样的经历。但我知道的是来时的路上有多少值得我终生去铭记,去感恩,以柔软细致的心情牵念与祝福的人与事。那些雨中绽放的伞花,雪中送来的火炭,那些山中开出的路,水上架起的桥,那些悲悯的泪,灿烂的笑,真诚的话语,纯净的眼神,无一不在我的记忆里留下深深的烙印,成为我心中永远不会凋零的花朵。

无论身处什么地方,在何种领域从事何种职业,拥有怎样的处世之道,我们总会认识一些人。每个人的人生中,总有一些深入心底的人,这些人见证着我们曾经的岁月,收藏着我们以往的点滴,温暖着我们漂泊的灵魂,让我们两相分离时万般不舍,启程远行时情怀缱惓,蓦然回首时泪满盈眶。这些人以及与这些人有关的一切一切,比如黄昏的站牌,站牌下面等待的少年;比如飞扬的围巾,围巾里面裹藏的温暖;比如秋日的红枫,红枫背面题写的心迹;比如雪月的诗歌,诗歌深处缥缈的忧伤,让我们无论时间相隔多远,无论去往何方,都能心情湿润温情地想起,并且永远也不会忘记。

落红满地映黄昏,一抹斜阳吟晚归。有一些人,在我生命里短暂地驻足,给我留下一段绚烂的回忆后就销声匿迹,微笑着奔向我不曾驻足的地方,任我如何追寻,都无从再见。我知道,这些人是我梦中飞舞的片片落花,只有一季的盛放,只有一个梦可以幻想,秋风一来,就纷飞去远,无迹可寻。

落花是春天终结时留下的纪念,记忆是情谊逝去时留下的纪念。任那落花纷飞,记忆还在。花儿凋零,是败给了时间,而我把那些往事,连同那些人给的欢乐与伤悲一起,做成了标本,收藏进记忆的档案,它们永不零落,一任时间流逝,鲜活如初。

任往来轮回千帆,流水无言天际远。有一些人,与我们隔着几个世纪的时间距离,但他们思想的光芒破空而来,照彻我们的黑夜。自古薪不传,火传,当我的手指轻轻拂过那些泛黄的书页,我看到了绵延千年不熄的信念之火,它正指引着我走进思想巨匠们以自己的尊严与哲思构筑的灵魂殿堂,跨越世俗的藩篱去求索思想的自由,挣脱名利的羁绊去追寻精神的家园,远离浮华的浸染去探看生命的本原。

还有一些人与我们相隔万水千山,或许今生都未曾谋面,无由相逢,但谁又能说他们不可能成为一群飞舞的蝴蝶,在我们的生命里掀起一场飓风呢?

生命是一种缘,在不断的缘生缘灭中,在接连的偶遇与瞬间中,刻意企求的往往终难将至,不期而遇也许是不曾料想的注定。“三”生万物,缘亦生万物。

天地有情,万物有生,飞雪入尘,花自飘零,水随江河,而情怀未曾改变。

在无数次心灵的相逢里,我眼含着热泪,在你的耳畔低语:曾记否,君知否,我的世界你曾经来过,那一地月光,那一树花影,那春去秋回的脚步声,是你刻在我世界上的痕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