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日记岛

光阴中的碎碎念

行者A夢 分享于 2013-09-03 11:59:27   阅读:0 次

一别十载常梦中,处处史迹幻神工,

开罗笑纳痴情客,轻舞金沙情意浓。

――题记

一 梦回开罗

离开开罗的时候,我没想到这一别就是十二年之久,当初,回国只是准备图纸和备件,估计一个多月后重返开罗。有时,世事就是这样难料,回国后,我被鬼使神差地派往了东南亚,从此,再也没能去开罗。

和MAGDIY告别时,他对我说:“别轻易说再见,有时候再见真得很难。”他是对的,如今,我只能在电视中注视着空气里已经弥漫着让人神经紧张气息的开罗。当我和每一位到中国学习的开罗工程师交谈时,不管他们的背景如何,是穆斯林,还是东正教,亦或是阿拉伯裔的基督徒都说:“莫娜,(是埃及人给我起的阿拉伯名)我们不希望开罗变成现在的样子,我们不想要混乱。”在那些日子里,我看见了朋友们的眉头不自觉地日渐紧锁,虽然没人愿意承认,但是,尼罗河畔广场上的示威游行和肉体冲突已经无法避免。

十二年前离开开罗时,开罗还是一个喧闹、繁华、平和的国际大都市,那年的三月,正是埃及黄沙漫天的季节,气温持续在37度左右。入夜,从沙漠中涌来的热浪将细细的沙粉填进了空气的分子,所有的门窗紧闭也不管用。汗,还没等冒出,就被窒息在了汗毛孔中,不一会儿,浑身上下就像裹在了一层薄薄的盐壳中,绷得难受。矿泉水一瓶接一瓶地倒进肚里,想让满腔的热和躁动都喷薄而出,但任何努力都无济于事,那些水只滋润了一下冒火的肠胃,没法滋润干燥的身体。一周后,我们个个皮肤幽黑干巴,带上了典型的非洲特征。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季节的清晨,我走进了开罗国际机场,飞机发动机开始轰鸣,机翼开始颤动着,随着滑行速度逐渐加快,我开始腾空而起,开罗,在浑黄的沙雾里渐渐隐去消失……。就这样简单,我离开了开罗,带着重回的设想,回到了远隔千山万水的祖国。

从此,埃及――开罗成了一个遥远的梦,那些音容笑貌,那些古城陋巷,那些人类谜团、世界奇迹连同那些高耸入云的宣礼塔,震耳欲聋的阿拉伯音乐,骄傲的埃及空军军官,还有那些朝夕相处的阿拉伯工程师,以及埃及人对中国的友好都定格在了带回来的几十卷胶卷中,这数千张的照片,成了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也成了我关心开罗的动力。

我终究是去过埃及,去过开罗的,而且不是以匆匆的脚步一迈而过,一个驻足和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地方,它带来的副产品就是平白多了许多对它的牵挂。开罗不再是旅游杂志和地理教科书中的几页文字,这座硕大的城市也不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点。相对于永久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来说,我还只能算是一位过客。作为过客身份,或许我没有资格点评他人世界的黑白,但对那片土地的想念却与日俱增,只期待,再去旅行一次,重走一遍古城小巷,重趟一次尼罗河或湍或缓的波涛,在吉萨高地,能再一次静看沙漠落日……

二 归来,拾取碎碎念

十二年后,带着老伴的一再叮嘱,我和闺密开始了紧张的埃及之旅。

下了飞机,我凭着记忆,登上机场大巴,直奔尼罗河畔的铁狮大桥,从那里转小巴去了哈利利广场。经过一天多的奔波,肚子早已饿得咕咕乱叫,自然去哈利利广场是奔着开罗美食去的。

我拉着闺蜜,穿过专卖斑斓多彩香水瓶和阿拉伯首饰的小窄巷,老远就闻到了土耳其烤肉的香味。这个卖烤肉的小餐厅,小得只有一张餐桌,大多数阿拉伯人都是在那穿挂着一大坨牛肉的铁转架上,选中自己看好的烤肉,然后,让胖胖的烤肉师快速地用刀一片片地削下,用纸莎草纸包着边走边吃,那香味就随着脚步一路扬长而去。

我和闺蜜咽着口水在烤肉前也选好了想要的肉块,胖胖的烤肉师见我俩是亚洲人,顺口问了一句:“哪国人呀?”我们回答:“Chinese.”烤肉师突然兴奋地一转身,手中的快刀与烤肉架像在打架子鼓一样发出了好听的声音,然后,肉片似雪花般地飞下,接过递过来的烤肉,胖胖的烤肉师还热情地塞给我一大包蚕豆糊和炸洋葱圈,以及数颗辣得闻名的阿拉伯尖椒,却执意只收烤肉的钱,弄得我和闺蜜不好意思地连声道谢,心里还真感激开罗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与中国人交好。

不远处是一家土耳其咖啡厅,我们信步走了过去。记得十二年前这家咖啡厅整天门庭若市,很难寻到空位,除非事先预定了座位。如今,这里显得格外冷清了些,咖啡厅的待应生说:“开罗游行示威以来,许多欧洲游客都不来了,生意不太好啦,谢谢你们光临。”谢过待应生,我们点了土耳其咖啡和埃及甜点,迫不及待地大块朵颐起来。在人气不旺的咖啡厅里,阿拉伯人击打起了奔放的阿拉伯乐器,跳起了热情洋溢的阿拉伯长衫舞,我们也不知不觉地合着节奏感极强的韵律,用脚跟踩踏着拍子。

在音乐和香气中喂饱了肚子,没来之前对开罗局势的担忧渐渐地淡了下去,听着乐曲,看着舞蹈,忽然对旅行的意义有了新的感悟,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明白:其实,别人的世界并不都是传闻中的那样极端。哪里都有快乐和悲伤,哪里的生活都会在幸福和不幸中继续,哪里的人都明白,无论境遇如何,只有选择让自己快乐,生活才可能有快乐。

渐渐,我眼前浮现出了昔日的老朋友们,还有那些让人牵肠挂肚的地方――亚历山大、伊斯梅利亚、红海、西奈、苏伊士运河、卢克索、赛特港……,夕阳西下的开罗,突然让人感动了起来,也让人放松了许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