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在路上 < 日记岛

与文字相伴

shirly201010 分享于 2013-08-27 09:39:41   阅读:0 次

喜欢雨后薄烟淡雾的清晨,那是一段朦胧而静谧的时光。一个人,时而远望时而停步,全心的安然。也喜欢洒满银光的月夜,自守满屋清寂,手捧一杯香茗,临窗而立,任思绪飘飞,或失落,或甜蜜,或惆怅,或叹息。

素来都是一个向往清宁、简单的人,安于乐享一种平淡的物质生活,丰富的精神生活,不悲不喜。从来都是一个不张扬的人,只会孤独的用言辞去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自己的心声,始终与人在交往之间隔着一米阳光的距离。拥一份恬淡,静伫于红尘一隅,安之若素,手捧心灵的经卷,心便漂泊在了无穷的书海。在这宽阔的海面上,自由的游弋。我可以与鱼儿对语,问鱼儿的眼泪去了哪里,是滴落到了海里吗?我还可以与浪花一起卷起千堆雪,抚摸着千仞峭壁的脊背,轻轻地诉说我所有的思想和古朴的忧伤。更可以仰面在海面,望云卷云舒,寂静欢喜,即温暖又薄凉。

曾写过一首拙诗《我是那么的想走开》,不是我不热爱、不留恋,而是阡陌红尘的天空上总是飘荡着狰狞的、虚伪的点点尘埃。

于是,喜欢上了文字。喜欢上了轻轻浅浅的素雅,还有素雅里散发出来的墨香。翻动纸页的沙沙声往往在不经意间便陶醉了心。曾对着文字相问:可否做我一生一世洗尽铅华呈素姿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情人,可好?

闲暇时,时常沉醉在精致一格的文字中,文有清淡,文有从容,些许诗意,些许禅意,散发着兰草的香,心情便会在这样的婉约清丽的文中变得清晰或明媚。在现实的流年渡口,我心依旧是那个喜欢想象的孩童的心。总幻想着世界永远是纯净,人们的心永远会是一泓清泉。背着简约的行囊,身背一柄长剑,跋涉于山边水边,只为曾经的梦想力挽狂澜,挥舞剑影刀光,也许,此不枉男人也!此后,远离尘世纷扰,独居于我的山间泉边,一桌粗茶淡饭,守着一地梅花,呷一口清茶,捧一手墨香,在喝点薄醉,且听风吟,一任流年似水。

每当素雨未眠,寂寞未央之时,总是满怀淡泊安静地坐在书桌前,在文字的城池中煮一壶云水禅心的文字。我想,无论时光素浅也好,不管物是人非也罢,哪怕有一天连我们自己都认不清自己,哪怕有一天连我们自己都会如烟飘散,但文字依然在原地,明媚或忧伤如初见,依然会在我身旁中绽放,在温情中感动,在悲戚中凄美。如今,年华在回眸中渐去,走的那么决绝,那么彻底,不留一丝痕迹。值得庆幸的是,依旧可以枕着文字取暖,与文字相依相守,相伴老去。

喜欢上了文字,自然便自己常常涂鸦。经过我头脑思考而流诸笔端的文字,有多少来自于我生命的哭诉、空壳灵魂的和混乱头脑的无知?要让笔下的每一个字都有它在纸上存在的足够理由,如果生产了寄生虫就得果决的结束它的生涯,丢进纸篓,那才是它的归宿。

在想:文字的组合好比是一件艺术品的雕琢。尤其是文字的东西,必须字字珠玑。好好的雕琢那几个关键的字,做到字字珠玑,是一件很难也很有趣味的事情。让一行行文字珍珠般的串连,每一个字都发着光,“一串串珍珠”耀眼夺目。

我是月老,总是在把本是陌生的字们牵线搭桥,让它们成为一家人,坏的是,太多的时候,我充当了婚姻的刽子手,本是无甚感觉的“字们”,我生拉硬拽地将它们扎捆在一块。

我要感谢造字的人,他让我有了作为一个不一样人的另一种生活方式,有了字,就有了所有。

据说仓颉造字惊天地泣鬼神,这是有来由的,象征所谓蒙昧的结束、文明的发端。

然而,文字又最能骗人,无病呻吟、附庸风雅者裹上它的皮袍,在庸众的喝彩里跳着滑稽的舞蹈……

有向文字索求名利的,文字也便远离了他。文字本是无瑕剔透的,不为文而文的文章就是一只指月的手,虽与真理的月亮遥不可及,然而毕竟是指向了它,就有习惯低头走路的人抬起头来,蓦然发觉到它的美。

一直迷恋于文字,咬住笔杆的沉静中,文字似一位曼妙的少女让我的灵魂透亮,我的思想追随着她,怕她失去。

其实,从自己喜欢读书写字的那一刻起,我也想给文字造一间雅致、宽敞的房,只是囊中羞涩,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转而又想:世界之大,喜欢书册的或是不喜欢书册的,一定有许许多多的人拥有自己窗明几净的书房亦或是书斋的。也许,有的人纯属于一种表象的装扮吧。书房在于心,只要我心里拥有一间书房,这书房就会永远属于自己。不怕水火,不怕世事的变迁。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因为慈悲,所以豁达。因为清简,所以淡然。因为通达,所以明媚。滚滚红尘,你我皆是过客,而我只想在遍赏世间繁华的同时,也让心灵似云水般洁净无尘。惟愿身在嘈杂红尘,与文字相伴,能让每一天都过的清宁如水,慈悲简净。

写了的这些文字,权当是我与我自己心灵的对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