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似水年华 < 日记岛

春天里的桃花

大屁股豆角 分享于 2014-03-18 10:22:52   阅读:0 次

春天什么都好。

我这里,最先看到的是桃花。它盛开时,无声无息,立春过后,没几天便可以看到它,不管是不是下霜或结冰。我极喜欢那花蕊里摇曳的小粉点,还有若有若无的粉红。如今是不太喜欢粉红了,但,桃花的色泽,喜欢如初。

经常可以看到桃花的画像。水墨水粉还有油画的。我还是喜欢水墨,似乎,只有这样的墨迹才能画出它的静。静于山与水,人与天之间,不被打扰,亦不被侵犯。而后,许多的人就踏入那片静谥,扶枝,闻花,各种姿态与桃花一起,摄入各种相机里,孰不知,人们,怎样摆弄,都是只是花下那一尊皮囊而已。对此,我并不厌恶,只是觉着,桃花更于高处了。

以前,乡村里的桃花不似如今,整片整片的观赏桃。只有在林间,或在屋角,或在路边,那么三两棵。它隐在高的树,矮的草,粉绿粉绿之间,隐在深灰,斑驳厚重之间,探出那么点点粉红,如少女般似羞还羞,这时,如果春雨下一场,于清新中,透着无尘的美。

如果桃花花期还没到,风似乎很难吹落它,只有雨,能够打落,被雨打下来的桃花,粉艳粉艳的,在还没被泥与踩踏前,那境象,最为走心,人们可以怜惜,可以惊讶于,如此雨打落泥之时,还可以这般美艳。

桃花花期不长,但它很顽强,花期不到,风吹也难吹下它。花期一到,无风亦落。我没去算它的花期,只觉得,花落的地方,必定是会长出叶子的,点点嫩芽长在花落的地方,花落的毅然,叶出的欣然,叶与花之间,似息亦是一种传承。这时,风雨便慢慢把它们打落,然后,人们便会踩过它,脚下软软的。偶尔会在哪个角落里,看着极鲜艳的桃花躺于那处。没有人会去捡起它,也没有人会故意踩过去。叶子越来越长,花亦落得越来越多,落地的花,再下一场春雨,便慢慢地没看到踪影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