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似水年华 < 日记岛

冬以为期,遥寄寒菊

艺苑拾萃 分享于 2014-02-20 10:51:12   阅读:0 次

已是深冬了,庭院里的两畦寒菊应该开了吧。每到这个季节,在老家生活的那段时光,以及藏在心底的一些人和事便不经意的像一缕深秋里的薄雾,温柔的飘进心坎,覆盖在我的心上。

奶奶留给父亲一块地。现盖在马路边上的这座房子是母亲按北京四合院的标准格局起建的。四面房屋围合成一个庭院。 房子是由东、西、南、北四面房子围合起来形成的内院式住宅。院落宽绰疏朗,四面房屋各自独立;封闭式的住宅使这套房子具有很强的私密性,关起门来自成天地;院内,四面房门都开向院落,庭院中央装了自来水,还用水泥塑了个四方的大水池。

水池中央在后山的溶岩洞里用吊车拉来了一个将近两吨多重的钟乳石,钟乳石的造型活像一只千年老龟 。父亲在那老龟的细缝处种上了苔藓。吸饱了水份的苔藓,不久便在那老龟身上扎下了根。宽敞的院落里还种了几株葡萄,枣树,还有几棵石榴。 在乡下这样的房子户型不多。一家人和和美美,相亲相爱,其乐融融的在那座老房子里,安逸、朴实、清静的渡过了人生中许多美好的时光。

父亲和奶奶一样爱花,也喜欢种花。父亲没有规划的在若大的空地上满满茬茬的种上了各种花。浑身长满刺的仙人掌,红得像血的鸡冠花,可以染指甲的风仙花,还有一些从山上挖来的清雅高贵的野兰。紫红色的牵牛花蔓得满藤满架,还有些会吃蚊子的蕏笼草......花儿是大自然的生灵,父亲说不用种得中规中距。只要它喜欢那个地方便会在那生根发芽,并且开出花。话虽这么说,父亲却挑了个最好的地方,在葡萄架下的向阳处留了两块长方形的地种上了菊花。

起先,院子里是没有菊花的。父亲行医多年,偶然机会一病友为了表示感谢,便送了些冬菊的小苗过来。父亲是爱花之人,也稍懂一些养花的技术。种植冬菊其实也不复杂。父亲说冬菊易活耐寒。第一年花开花谢枯枝败叶后,等到来年入秋,它便又会复苏冒芽生长,将那新枝叶截断重新插在土壤里,适当的施一些花肥,它便会生长得枝繁叶茂。

九月一过,枝头的花蕊上便着上了羞涩的青,再过段时间,枝头上一串串结满了含苞欲放的球体。十月一过便能看到那枝头盛放的花朵了。它的主杆花开得又大又艳,而分枝花开得细小而多娇。那些如碗口般大小的冬菊在严寒中出其不意的开着,一丛丛,一簇簇争奇斗艳,轰轰烈烈的盛放着,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菊香,菊香弥漫幽远。花开时把整个院落都沫染其中。

曾记得一位广东生意人找父亲看病,看完病后,呆在自家院子长时间不走,看着院子里开得寒菊露出满口金牙:“贺医师,你家我什么我都没有看上。我就想花大价钱把这些菊花买走!”父亲和譪笑道:“你什么可以买走,唯有把两畦菊花和我留下!” 菊花清雅高洁,不媚世俗,父亲从小也教育我们做人应该要像菊花一样经霜历寒,不改初衷的傲骨,和坚韧不屈的品格。

每年的冬天菊花开过,等花花期一过,那些开谢的菊花母亲总会小心翼翼的用剪刀把它们从花枝上剪下来,收集一起在太阳下晾干。冬天的时候日短夜长,每到晚上一家人围着火炉聊天,母亲便会烧些油茶让我们取暖充饥,油茶在我们当地是一道小点,制作过程一点也不含糊。制造地道的油茶,首先得备好必备的食材,蒸过的糯米,压成一个个月饼大小的糯米饼,在和米之前便加些可食用的色素,成型后的糯米饼便有了喜人的颜色。

湖南人冬天喜欢吃糯米糍粑。手工打成的糯米粑软乎厚重,散发着怡人的糯香,炸开后的糯米在滚烫油锅中便发开了。黄灿灿的身材也比之前大了好几倍,这便是食“油茶”的主打食物了,食“油茶”当然离不开茶叶。取一小搓茶叶在油锅中炸开。把茶叶浓郁的茶香粹取出来。之后加上等量的水煮开。便大功告成了。用粗瓷海碗盛好盐茶水。便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在油荼里添加花生,豆子、米饼、炸糍粑等食物。也可就着青嫩的香菜一起喝。味道更为浓烈。最后母亲会拿出些珍藏的菊花干洒在油茶上面。香菜可驱邪卸寒,菊花可清肝明目,菊花又可提香,大快朵颐的喝下几碗后,寒冷的冬夜整个人便热乎乎的了。

母亲有习惯性的神经性头痛,父亲把晾干的菊花为母亲做了一个菊花枕,菊花枕柔软并且散发着淡淡的菊香,夏天可以驱赶蚊子。母亲以前睡眠不好,经常夜里失眠,自从父亲为她做了个菊花枕后,她便比之前睡得好了。邻人如有牙痛,便来家中取些菊花磨成的粉,把菊粉加少许沙盐敷在牙床上便可止疼。菊花全身都是宝,所以菊花开谢时,母亲总是会小心翼翼地收集那些花瓣,让每一朵菊花都绽放出它的每一分价值。

还记得小时候淘气,父亲怕我们冻得感冒。冬日里,不管多冷,外面下着多大的雨雪,刮着多大的风,父亲一定会在早上定点起来,亲自帮我们把厚厚的围巾套上。父亲用围巾把我的头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对大眼睛。那时我觉得自己就像老鹰捉小鸡里的那只母鸡妈妈。火红色的大围巾冬日里传递着父爱无限的温暖。有时我在想,越到隆冬季节菊花开得越盛,或许菊花头顶上那些皑皑的白雪就是这些菊花的围巾吧。

冬菊开时,也是一年中天气最冷的时候。记得在乡下上学时,晚上得上晚自习课。那时在农村条件没有现在好,大多孩子不像今天能穿上各种保暖内衣和保暖鞋。淘气天真的孩子整天追啊跑啊,弄得一身臭汗,雨天便沾得一脚烂泥。回到家,累了困了倒头便呼呼的睡去了。可奇怪的是每天早上我便发现鞋子像有人施了魔法一样变得干干净净了。我知道,那是父亲等我们睡下时,把我换下的脏鞋,在夜里用去污粉把鞋面小心翼翼的刷洗干净,然后放在铁炉旁,借着炉火的温度焙干了。上学时每天我都能穿上暖和而又干净的鞋子。却永远不知父亲背着我悄悄的做了些什么。以至于等自己为人父母后,想起父亲曾为我做的那些“小事”总会让我挤出几滴酸楚的眼泪 。

离开故乡在一个城市待久了,人心也随着时间慢慢的改变。物欲横流的世界,现实的喧嚣使人心也变得浮躁不安起来。不知是什么偷偷的泯灭了人性中的淡定和从容,让人在不经意中丧失了那一份淡然与执着。多年以前的我,曾倚着自家的老石墙,沐浴着冬日的暖阳,在那个飘散着菊香的老院里,想起那些遥远的往事。那些亲切的怀念让我对生活充满着一种无可言说的情感和热爱;我还遥想着多年以后,当我真的如歌中所唱的那样:“老的哪里也去不了”的时候,希望我能和自己的亲人还能如现在这般相依相伴,希望在我的手中还能有一方像老家庭院里可以种植寒菊的泥土。在每年的寒冬料峭里,在埋着菊根的泥土里;在每一个深冬的暖阳里,在散发着菊香的安静院落里,我的心还拥有着对老家风雨沧桑后的不弃不离。

年关了,又开始不可救药的跌进思乡的深井。呆在老家的那些乡间旧事,像潮水一样迎面涌来。又开始无休止的想起远在湖南的姥姥,姥爷。想起离开很长时间没有回去看望的老父老母,想起儿时一起成长的玩伴。那些渐行渐远的童年印迹,模糊中又开始变得清晰了。突然想读一阙纳兰词,或许在那些凄恻的词句里才能找寻到那缕淡淡的乡愁,还有一份多年来一起走过的依依不舍。这时候的湖南该下雪了。老院里那些菊花或许已开过好几茬了吧,寒菊寄托着我的祝福。冬以为期,这是我和它们的约定。

写完文章,原本熄了灯,拥书而卧,半梦半醒间,夜雨来袭。忽然听得窗外雨声滴哒。时而疏漏,时而急骤的敲打着窗棂,韶城冬已深,年关将至。是夜,母亲打来电话:“霏儿,妈今年准备了很多年货,家里杀了年猪,和他一起带着孩子回老家过年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