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柳暗花明 < 日记岛

无题

THE DEVIL 原创于 2014-01-15 20:33:04   阅读:0 次

我是一个普通的人,

爱好绘画、动漫,有的时候犯二,又有的时候很中二。还会想些色色的事情,极为不正常滴说。

是一名学生,

有几个朋友,但是希望交到更多的朋友。

在老师眼里,尽量想让老师认为我的是一个乖孩子,

而在同学眼里,家人眼里,我是一个有点闹、有点任性,有的时候很不正常的人。

但是呢,

没有人知道,

我其实并像他们所认为的那样,

我心里有黑暗的一面;腐烂不堪的一面;里面全是血与獠牙的一面。

我并不是善人,

更有虐待别人、或者自虐的心理,

当然,

这些只是想想,并没有去做。

或者我认为,我有心里阴暗的一面、或者想去杀人之类的,

都是我自我意识过剩,自我感觉过度良好才会冒出来的白痴想法。



等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并在心里’实施‘过之后,觉得自己简直是愚蠢,



“一个小屁孩,

能做得了什么?”

’我‘这么想着。

哼,

还不就是在大人长辈们的期待中,成长为,在社会上很出色的人,

一切都是他们自己没能完成的愿望,

然后灌注在我的身上,

丝毫没有选择的权利,

有时候给我的感觉,

好像我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我之所以出生,

是因为我要代替他们去完成他们为完成的愿望,

‘我’并不是我,

而是他们的分身一样,

不管不顾。

一旦我有反抗的企图,

他们就会说

“这一切都是为你好,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呢?”

“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孩子!因为从小就没打过你吗!”

“怎么养出你这样的白眼狼?从那么小的时候,我把你从医院抱来,养成这么大,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你现在翅膀硬了!就敢反抗我了!”

一些一些话,

重复听了好几遍,

不断不断,久久萦绕在耳旁,

挥之不去,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恨,

并不是别人,

而是自己,这样的弱小,

可是,

我变不了强大,

并不是我不想,

而是我懒得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就因为这样,

我之前所积累的全部信念,统统都崩塌了。

“有什么用?”

“哼!真是可笑!明明这么想却不去做!就是因为懒!”

我心底的声音,或者就是我的声音,

这样对我说,

“你真的很没用!”

是的。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自己都骂自己的地步。


我想我这样的原因,

是因为没有依靠吧,

是因为在温室里成长惯了吧,

我想,或许。

把我扔到外面,

不管不顾,不闻不问。

几个月,

我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呢?

会是因为别人的可怜才活下去的乞丐么?

会是依靠着别人、攀附着别人,

被别人做什么,都无所谓,还会笑着,

摇尾乞怜的畜生么?

或者,

已经死在某个街头了呢?



我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甘心,

却又没有办法,

没有出路,

现在的这些话,只能被封锁在记忆的最深处,

每天还是如常一样的生活,

不会被别人看出有什么异常,

不,

可能会看出来,因为我还是一个不怎么熟悉伪装的小屁孩嘛。

呵呵,

我又被自己嘲笑了,

在家人和同学眼里,

’伪装‘这个词,

貌似对于我这个90%时间,都属于乐天派的家伙,

离得太远,

——你不应该这样——

会这样认为吗?


你了解我?

不,

你不了解,

我是一个很随性的人,

感情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有的时候,

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总会想些很黑暗的事情,

比如,

“如果,下一秒,我出意外,死了,那多好。”

这样我就不用活着了,就不用呼吸,就不用心脏跳动。

这要静静地呆着就好,什么都不必想。

可能尸体上会出现尸斑,

也可能会腐烂,

变得惨不忍睹,

哦,真是个不好的事情,

不过,

死了的话,

还会在意什么?

都已经死了啊,

又不会跳起来说

”哦!天!我现在变得好难看啊!不了!我不要死了!“

一切都变得无所谓,就像以前看到的那首歌一样:


【明天什么样的人来相会


明天世界被如何摧毁


无所谓无所谓


我一直睡 遗忘了人类的罪的


蓝色的翅膀


蓝色的湖水


蓝色的天堂


唯独没有 黑色的人类


我听见,上帝歌声激昂:


“去吧,我的孩子,去吧,我的孩子!


地狱就在你身旁!”


哭声高于歌唱,绝望多于希望的


战争比刽子手更嚣张


“去吧,我的孩子,去吧,我的孩子!


自杀不只有割腕和吞枪!”


只有这里 这个蓝色梦境里 一切安祥 睡得很舒畅的


“睡吧,我的孩子,睡吧,我的孩子:的


忘记这个故事


忘记这个现实


变会成为初生之子


你是这世界唯一的光辉天使!”】


不知道歌名,

但感觉很适合,

虽然我觉得’神‘什么的很酷,

但其实都是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嘛,

反正’我‘已经死了。






“又如果,下一秒,除了我以外,这个世界上全部的人都死了,那该多好。”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踩着他们的尸体,喝着他们的鲜血,敬请的挥洒。

每天都抱着他们的头颅,颤抖着,感受内心的孤独,一天一天的过着。

也许某一天,我会看到我朋友的尸骸,笑着,“嘿!老兄!你死得真惨!哈哈哈!像头被火熏焦了的母猪一样!

又也许,,那时如果我还有一点点人心的话,会为她落泪。

可能会哭的,越来越觉得凄凉,因为猛然意识到,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哭泣,仅仅,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我想,我有可能会心理变态+精神分裂,

看到一些漂亮的人,

把他们放在福尔马林里,

天天犯花痴?


不,

我不病娇,

更不会,把自己心爱的人给尸解,

肉放在冰箱里,每天都配着人血来品尝。

又或者,把’心爱的人‘的头,给砍下来,缝在自己的肚子里。

一脸痴情地说:

”啊~亲爱的,我们终于合体了!你高兴吗!“



呃,这种恶心的事情,我想我是不会做出来的。




又或者,我会在这个没人的世界里,谁也不存在的世界里,

疯掉,

直到最后,

自己都认不清自己的自杀,

拿着刀,

使劲往自己身上砍,

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只会狰狞着笑着,来感受,剧痛之后,隐隐传来的真正快感。

身体都将麻木,

直到最后,

连走路都走不了,

倒在地上,

肠子、内脏什么的,一个劲的涌出身体,

洒在地上。

血迹斑斓,不堪入目。



如果要我选的话啊,

我想,

我还是会选第一种,

亚蕾~

我这个时候还真是个变态呢~

竟然会像这种事情,

真的想死一次呢,

不过,

我也很怕死啊。



呐呐,如果,



真的有神的话,



就把我带走吧。



因为啊,



我是白痴呢。呵呵。







  随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