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似水年华 < 日记岛

初冬的雨

yyyzsxbkz 分享于 2013-11-25 10:13:36   阅读:0 次

不知不觉就步入了冬季。我还不大习惯,依然躺在秋的沉香里,观看浅冬的梢头依旧继续着秋的吟唱,镶嵌着夏的翠绿,摇曳着一身颓败的残绿,在微微初冬风中絮絮叨叨的呢喃。也许这就是江南,季节的转换变得比较模糊,不那么明显,依旧有着残夏的影子,也有着秋的颓败,混淆不清;也许今年是暖冬,每天有冉冉升起的红日,编织温暖的网,让万物延续生命,绿在冬日里滋长。

往年这个时候,习习的寒风夹杂毛毛细雨,像喷雾一样甩洒在茫茫的天空,密密集集雾蒙蒙的灰暗。天空就如挂上了黑色的帘,笼罩阴霾。屋前屋后的梧桐树、桃树、李树、河堤上的柳树,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在寒风里颤抖。就是连远处的黛山,也只有松树、杉树、楠竹,还有一些叫不上名来的常青植物,还有着老成的绿,其他的落叶乔木孤零零地站立在冬日的天空下,任由着朔风卷袭枯败的枝条,舞弄严寒凛冽。大部分人不敢出门,窝在屋里,坐在火炉旁,烤火取暖。

今年不一样,自秋到现在,一直晴朗着。明亮的天空下悬着圆盘一样的火球,喷射灶膛里一样的火苗,燃烧在天地之间,温暖着万物。屋前屋后的树木仍有着枯枝败叶,在暖暖的阳光照射下,舒展着颓败的绿。屋前的空地上,聚拢三三两两的人们,搬着凳子,拖着椅子,悠闲的坐在暖暖地阳光下,舒心的晒着初冬的太阳,聊着闲话,消遣冬日温暖的时光。

初冬里能有一抹淡淡的阳光照耀,感觉特别的温暖。躺在初冬的阳光里,感受不到寒冷,看不到严寒的冬日,疑是暖暖的春日,在明媚的春光下,依偎着暖风荡漾,像是踏着春风,追着一缕油菜花香,看漫山遍野,万紫千红,争奇斗艳,嗅着芬芳,赏心悦目,感受着春光明媚,醉在春日的阳光里。而我缱绻在初冬的时光里,享受着春日的温暖。

近段时间,由于闲散,有着晨睡的习惯,早上很晚才起床。当我在晨睡香甜里,耳边隐隐约约有着稀稀疏疏的雨滴声。恍恍惚惚在梦香国度里,走进了江南雨巷。

江南的雨,氤氲着细雨漫天,似那美丽的曲线垂直在天空下,被微微地风轻揉,像女人的裙摆一样随如水的身姿摆舞;又似画家泼墨挥毫勾勒迷人的弧度,尽在烟雾迷蒙里,飘渺着朦胧意境诗意般的美。细细的雨,就如一幅水墨,舒展在江南的天空里。

迷迷糊糊循着雨韵,静静的坐在阁楼上,凝眸烟雨茫茫。细如琴弦的雨丝,拉在天地之间,任由微微地风轻轻地拨弄,崩出淅淅沥沥地音符;犹似千年的古筝,弹奏烟雨茫茫,弥漫在山山水水,炊烟袅袅,妖娆着雨雾飘渺;聆听天籁里优美的旋律,稀稀疏疏,曼妙优雅,婉转清脆,似甜甜的歌声在耳边轻轻地吹风,大自然的乐章赶趟儿的沓来,如痴如醉醉在烟雨酽酽里。

梦里撑着一把油纸伞,漫步青石板的巷子,欣羡青砖黛瓦、深井落花。美如画卷的江南映入眼帘,就如翻过千年,细品唐诗风、宋词雨,多少文人墨客镌刻诗词画意,唯美江南!重彩江南!江南就是一幅画,乌衣巷,堂前燕,青石板,楼台亭阁,青砖黛瓦,深井落花,阡陌小道,氤氲了江南诗境词韵;江南就如一支莲,娉婷、袅娜;江南一花、一草、一树、一小桥、一流水、一楼台、一亭阁、一青砖、一黛瓦、一古巷、一粉黛美女,一条千年沧桑的青石板,重彩在清笼曼妙的雨雾里,浓淡相宜画在烟雨朦胧里。

江南的美源自雨韵,在雨中漫步,有种“南朝四百八十是,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明媚与迷离;有种“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闲情;有种“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豪迈;有种“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的清新……

江南的雨美,美在烟雨缭绕里。细品雨雾飘渺迷蒙,就如端着一杯热气腾腾地茶,弥漫着浓香烟雾,细细的品,入心入脾,醉神醉心。眼前飘渺的雨雾,如少女的身姿一样婀娜多姿,袅袅从田野里、水塘里、山哇里羞涩的慢慢腾升,有着最是朦胧仙境般的美。

立在田埂上,雨滴飘落,落在大小不均的水田里,溅起无数水花,像是怒放在心田里雨花,渐浓了我唯美雨韵。风微微吹来,霏霏细雨默然洒在脸上,感受温柔润滑,像是搽上了一层薄薄地金珠奶油膏,润泽肌肤,特别的清爽。微微的雨就如爱人的鼻息,飘落在脸上,甜甜的沁入心间,美美的沉迷在雨的情趣里。

这雨淋湿大地,让大地湿漉漉的润泽;这雨洗涤尘埃,让大地濯洗如新;这雨雾袅袅升起,如天上人间,飘渺着海市蜃楼般的美。

然而我喜欢三月间雨雾飞扬,连绵不断,灰暗的天空跟地平线紧挨,到处朦胧着烟雨,分不清天空,也看不见地平线,只有雨雾氤氲,弥漫在天地间。

春日的墨彩,就是雨雾滋润,淅淅沥沥毛雨润泽,洗涤残冬的污垢。灰蒙蒙的天,雾蒙蒙的雨;细如牛毛,小如针尖,悠悠扬扬地飘洒,浓了春的气息。

春雨淋湿了万物,唤醒沉睡的生命。看,屋前屋后的桃花炫艳着一树粉红,争艳瓣瓣娇滴滴的红,在雨水的润色下更加的殷红;还有李子树,匍匐着棉花朵儿一样的纯白,如冬日的雪花,似在春寒料峭里还没有融化,残留在李子树上;也有园子里的梨树,经春雨呵护,绽放鹅毛般纯白,瓣瓣委婉的含着泪珠一样的雨滴,更显梨花甜软的光泽嫩白焕发,在雨雾里散发淡淡地梨花香。

远处的河堤上,一棵棵柳树,穿上了一身嫩绿,被细细的雨雾清洗,凸显嫩绿便自葱茏了。在被洗去的尘垢下,我能看到的是在明媚的阳光下深藏着的恬静,暖风旖旎轻拂,舞动嫩绿的柳枝。现在我所看到的是下垂柳叶尖噙着泪珠般的雨滴,风轻摇,雨滴簌簌落下。

一陈噼噼啪啪的雨声,“滴答…滴答”的敲打玻璃,把我从梦中惊醒,我还疑是在梦中的雨淋里。睁开惺忪的眼,呼吸被冬雨滤过的空气,特别的清新。就如在幽谷深山,静静的呼吸大自然的氧气那样的清新。张开嘴唇大口吞吸 ,清甜的空气顺喉而下,入肺沁心,像是一泓甘泉流入了心间,极致清爽。

外面已是闹腾,车辆的轰鸣声,行人的脚步声,小贩的叫卖声,加上雨声,喧嚣不清。不早了,平日里在这个时候有红红地太阳从透明的玻璃窗户射进来,照耀小小的屋子,有着初冬里温暖如春的气息,倍感明亮而温馨。今天这场初冬的雨,把透明的玻璃窗户涂上了一层黑漆,显得灰暗而阴沉。

懒懒散散的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摇摇晃晃的走出卧室,立在窗前。透过玻璃,望向窗外,雨雾的天空下,垂直着细丝般的雨线。天地连线,似一根根晶莹剔透窗帘坠子,悬挂在天空下,随风轻轻摆舞,发出一陈陈清脆悦耳的铃声,淅淅沥沥,像一个个音符,在我耳边轻轻地吟唱。

窗外田野上一大片油菜,细细的冬雨洗涤、滋润,更显生机盎然,葳蕤嫩绿,娇滴滴的俏立在雨雾里,绿莹莹的匍匐在田野上。像绿绿的地毯一样,又似碧波的海洋,荡漾层层雾霾,弥漫在眼前。远处的山峦,藏在灰蒙蒙的雨雾里,见不到山的轮廓,也看不到树木的残绿和万物的颓败。

细细的冬雨淋湿大地,腾升袅袅炊烟,弥漫着烟雨蒙蒙,缭绕婀娜多姿。把黛山隐匿在一片雾雨里,只有窗外十几米的地方,能见到那绿油油的油菜,如春雨般的淋湿,滋润油菜田田地的叶子,突兀着嫩绿青葱,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入冬来,在立冬时下了一场小雨,零零星星的雨滴飘打着窗棂,刮着习习地北风,气温遽然下降,我感觉冬的寒冷来临了。可是第二天云开雾散,又见太阳笑红了脸,从东边冉冉升起,露出红火的圆球,燃烧温暖的火焰,温暖着冬日的天空。

初冬里,天天有着明亮的天空,暖暖地阳光,微微地暖风。抓一把空气轻闻,全是温暖的味道。在冬日里,能有这样温暖的阳光,真的很幸福。不用坐在火炉旁,哆哆嗦嗦的烤火取暖。

今天,冬雨又再次的来临,但我感觉不到冬雨的凛冽,依然温暖。也许明天又是艳阳高照,温暖如春。

然而冬天总是寒冷,北国的雪也会飘到南方的上空,飘飘洒洒下着鹅绒般的雪。虽然落地就融化了,但还是下雪了。陈陈的寒风卷袭雪花,婆娑在天空里,氤氲了冬的色彩,增添了一丝严寒冰冻。

我觉得冬天应该阴雨绵绵,习习地北风抬着细细的雨,飘洒在冬日的天空里,流露着冬日的忧郁,严寒冰冻,四季分明。

也许今年是暖冬,也许还是初冬,严寒还没有来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