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日记岛

还是朋克鸟

朋克鸟 原创于 2013-04-02 17:26:26   阅读:0 次

思绪找不到言语的组织,但还是要写。一些本该避而不谈的话,但还是要说。

我还是朋克鸟,一只从谷里飞来岛上,又从岛上飞去谷里的来来回回的鸟。

刚看到女人(十点钟小姐)发过来的邀请的时候,感觉好像发生了什么。但在来的时候,却还是怀着希望。希望总是美好的。然而,在看过不三不四(注:不三不四是岛友的名字,请不要误解)的《日记岛,也挺好》后,看过“好像”这个字眼后,理性战胜感性,胸腔隐隐有梗塞感。

记得在谷里写的第一篇日记《过客》,当时写这篇的心情,如今已不能完完全全的忆起,但这些已不重要了。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总以一种过客的身份经历着身边的人和事,在谷里也是吊儿郎当没正经过,等到真正触及内心的一些事发生时才发现,过客勿忘。

我将怎样表达我此时此刻的感受呢?冷漠、刻薄么?我感觉自己没那么没心没肺。悲痛欲绝么?我感觉自己不至于那么矫情。六十多年前,当血脉割舍的同胞们在深夜仓促收拾东西、叫醒孩子、登上客船时到底经历着怎样的内心争斗和吞吐着怎样的苦水呢?而这过后,我若以旁观者的角度站在海峡中间,一衣带水的两岸人民在望向对岸时的脸上有着怎样的表情而脑海中又浮现什么样的画面呢?我想我大概可以稍浅地经历他们所经历的了。

向来自己只是个渺小的分子,一味享受他人带来的温暖,偶有失落时,却总昂头高呼着一己的感受,这样是不是很幼稚而自私?请谷和岛理解我不合时宜的发癫。

关于谷里发生了什么,开始到现在,我从不知道。我想岛主与谷主肯定有各自的难处,虽然我无从体会,但我知道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没有谁对谁错,所以也没有怪任何人。我只是一个文笔平庸表现也不够积极的谷民,一片茫茫沙漠中的一粒沙子,我所要表达的,没有批判,只有感受,即使我的感受根本不值得一提。

我从谷来到/去往岛,一路上,谷里岛上新人报道的欢呼雀跃,各位日记儿交流的热闹非凡,一片安逸祥和的气氛。谷与岛于日记儿外,像两条平行线各自行进着,不近亦不远,却永远无法相交。此刻我在想,当其他谷友收到岛的邀请时心里是怎么想的呢?是不是和我一样,从开始的措手不及,到渐渐升起的失落感,然后失落感又慢慢的淡却了呢?这份失落感,是不是都这样稍纵即逝了呢?但无论如何,我想保持这份失落感,让它泛起小小的一片涟漪。

就自己个人而言,我不会偏袒谷或是岛任何一方,这两个地方都是我的家,就算室友在看到我玩日记谷又玩日记岛后发出各种各样的疑问。家也有父母离异的时候,不是么?我对谷和岛我对谷和岛都有感情,正如一些父母离异的孩子对家长那样,只有正面的,没有恨。在谷里写的日记,我也会写在岛里,这篇也是如此。即使自己很渺小,但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要求吧。

衷心希望谷和岛能够保持本色,同日记儿们相互传递温暖,鸟在这里祝福你们。

也许是自己太过偏激了,兴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国两制呢,哈哈。

我还是朋克鸟,一只从谷里飞来岛上又从岛上飞去谷里的来来回回的鸟,也许在扑动翅膀的某一瞬会感觉片刻的迷茫,但我还是会不顾一切地飞着。一只渺小的鸟,在过往中没有留下身影也没有带走云彩,但它不是匆匆过客,它会记下与谷/岛的点点故事,这么一只可有可无的鸟,谷/岛在,它便不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