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 日记岛

汉江之夜

lemon281 分享于 2013-10-17 10:28:27   阅读:0 次

曾经无数次欣赏艳阳高照下的美景,曾经无数次掰着指头数天上的星星。但此时,走在汉江的堤岸,阳光被远处的群山收拢,溅入了沉静的湖水,月亮则在云海里缩头舒脑、沉浮不定。雨后初晴的黄昏,当街上的花灯次第打开,汉江,才在我的眼里有了模糊的造型。

仲夏夜,走在汉江的南岸。与前几次不同,这回,身边多了一位红颜。前天,她在网上说,那里遭遇了数十年不遇的洪灾,大水漫上了江堤、进入了民房,还发来现场的照片为证。我的心顿时揪了起来,马上查了查有关媒体的报道,才知道,灾情虽然触目惊心,但损失并不算很大。

上次到汉中,还是油菜花盛开的时节。我诧异于那漫天遍野的菜花,映照得汉水两岸一片金黄。我想,任你有多么郁闷的心情,只要到了汉中,也一定会心胸开阔、热情奔放起来。

这次借出差的机会,我又到了汉中。宾馆登记之后,已是下午6点,试着打个电话过去,她竟住的离此不远。她说,汉中你已走遍,就陪你看看汉江的夜色吧。

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们从大河坎出发,经过一座老桥走向江北。汶川地震以后,据说桥墩开裂,为了安全起见,桥的两端早已封闭,只容行人通过。桥上,行人南来北往,一个个步履匆匆。只有我俩扶着栏杆,漫不经心地指点着无人欣赏的江山。

穿过一个不大的广场,来到滨江公园。先是看到倚江而立的一堵石壁,上面刻画许多文人墨客的题词。我俩分立石壁两侧,她读半边,我读半边,共同欣赏了余秋雨们撰写的诗句。也许是夜色迷离了我的记忆吧,那么华美的篇章,而今一个字也记不起来。

沿江堤向东,垂柳的枝条不时轻拂我的额头。公园里人影幢幢,有游客、有老人,也有相互依偎的情侣。朦胧的灯光照着如茵的草地,几株雪松和凤尾竹愈发显得孤寂、清冷。

几年前路过这里的时候,南岸还是一个玲珑剔透的小镇。和江北老城这个大家闺秀相比,大河坎更像是一个邻家女孩。那时,站在江边,能清楚地望见南郑之南的山峦。而今,雨后春笋般的高楼拔地而起,阡陌相连的村镇变成了钢筋水泥塑就的森林。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村,打小习惯了与世隔绝、与世无争的日子,对山水环抱、鸡犬相闻的环境情有独钟。长大后到了都市,总觉得城市往往与庸俗和虚伪相关,以致于至今尚不能完全融入现代化的生活节奏,心底深处总怀念少小时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我一直以为,在陕西,能将城市韵味与田园风光完美结合一起的,似乎只有夹山傍水的汉中了。可眼前这座城市,现代化的同时,染上了些微的脂粉气,令我略微感到一丝失望。

夜幕下,汉水从群山中喷涌而出,被一道水坝拦住,似一匹奔马突然勒住了缰绳,呜咽着安静下来。洪水早已退去,但水色还略显浑浊。我曾在汉源景区游览,沟涧之中,看到的是无比清澈的一条条小溪。溪水从宁强、勉县,几百里一路走来,汉江也从不谙世事的孩童长大为英俊的少年,虽然仍不失初生时的淳朴天真,但也分明养成了狂放不羁的性格。

沉思之间,来到一个亲水平台。一群游客熙熙嚷嚷走来,对着四周狂按相机快门,一阵“咔嚓”声过后,从我们的来路走回。

向东看去,江水在远处洄了一个大弯,湾的尽头,一座虹桥凌空而起,不断变幻着五光十色。

夜已深,高楼的窗户一个个熄了灯光,只有桥上的车流仍在穿梭不息,除此而外,整个城市仿佛酣然入睡。

江水就平铺在我的脚下,拍岸的涛声不绝于耳。最后一盏路灯昏黄的亮着,衬照出身边女子婀娜的身姿。谁能陪我山顶上数星星?我问。她说,我能;谁能陪我从傍晚直到黎明?我问。她回答,我能;我再问,谁能伴我走过此生?无言、沉默、寂静。这时,我只看到了美丽无比的汉江夜色,我只听到了一对心脏急促地跳动。

分享到: